戛納電影節歷史

戛納電影節是當今全球最負盛名的電影盛會,也是最受媒體矚目的文化活動之一。自1946年首次舉辦以來,戛納電影節在漫長的歲月中,選出一部又一部出色影片,褒獎一位又一位杰出人才,終于變成如今全球電影界專業人士心目中不可或缺的電影舞臺。然而,電影節的創立還需追溯到首次舉辦的八年之前。

與威尼斯電影節抗衡,以抵抗法西斯威脅

1938年7月,全球首個以第七藝術為主題的威尼斯電影節第六次將全球主要電影出品國匯集一堂。法國選出了多部參賽影片,大使菲利普·埃爾朗杰(Philippe Erlanger)和記者勒內·讓那(René Jeanne)均為當年的評審團成員。

閉幕當天,評審團成員匯集一處,共同決定獲勝影片。一部美國電影獲得了大家的一致贊譽,但迫于希特勒施加的壓力,評審團最后不得不選擇了萊尼·里芬施塔爾(Leni Riefenstahl)執導的納粹宣傳紀錄片《奧林匹亞》(Olympia)和格費雷羅·亞歷山德里尼(Goffredo Alessandrini)拍攝的意大利影片《空軍敢死隊》(Luciano Serra, pilota),并為兩人頒發了名為“墨索里尼杯”的最高榮譽獎。這一決定激起了民主國家及法國代表的激烈抗議,美國和英國同時退出威尼斯電影節,并表示以后再也不會參與。

菲利普·埃爾朗杰被本次活動的納粹性質所震驚。他坐在返回法國的火車里,開始思考舉辦一個可以替代威尼斯電影節的同類活動,使大家能夠不受任何壓力與限制地自由參與。一回到法國,他便著手聯系相關權力部門。想要舉辦一場能與來年的威尼斯電影節相抗衡的法國電影節。時間緊迫,刻不容緩。

1938年9月至1939年5月,這項提議成為一個名副其實的全國性計劃。時任外交部長并負責舉辦各類國際性活動的喬治·博耐(Georges Bonnet)害怕這會惡化法意關系,但國家教育部長讓·澤(Jean Zay)和內政部長阿爾伯·薩羅(Albert Sarraut)則全力支持這一理念。在他們看來,歐洲應當有一個藝術不受政治操縱的電影節。1939年6月,媒體正式宣布法國將創立電影節。這一決定受到多個電影出品國家——特別是美國——的歡迎。電影節預計選擇在9月1日這一和威尼斯電影節相同的日期開幕。離活動的正式舉辦只剩不到幾個月的時間。

提交給法國藝術活動協會董事會的公文 ? FDC

戛納,介于威尼斯和好萊塢之間的勝地

法國需要為電影節選擇一個和威尼斯一樣知名的舉辦地點。在十多個法國候選城市中,比亞里茨率先于1939年5月9日通過預選。但以巴黎參議員喬治·布拉德(Georges Prade)以及戛納大酒店經理為首的戛納支持者卻并未就此放棄。經過多次動員和宣傳,他們終于在評選中獲勝。1939年5月31日,戛納市與法國政府正式簽訂國際電影節的舉辦合同。此時,距離活動舉辦還有不到3個月的時間。這枚“地中海珍珠”位居海岸,使人不禁聯想到加利福尼亞,令“好萊塢”憧憬不已。

喬治·布拉德的信件 ? FDC

1939年,電影節未能如期舉辦

首屆戛納電影節原本計劃于1939年9月20日在戛納大賭場的大廳內舉辦。電影之父路易·盧米埃爾(Louis Lumière)擔任榮譽主席。為了使第一屆電影節大獲成功,本次活動還組織了以國立美術秘書處主席喬治·惠思曼(Georges Huisman)為首的組委會。

本次活動的展示重點為國際精神:每個國家都可選擇參與主競賽評審的影片,評審團代表全體參與者,可在公平公正的藝術精神的指引下,褒獎任何一個國家的優秀影片。為了避免額外紛爭,法國邀請了德國和意大利在內的所有電影出品國家。但在1939年夏季政治危機的背景下,這兩個法西斯國家拒絕了法國的邀請,最終只有九個國家計劃參與第一屆戛納電影節,這其中包含了多個電影產業最為發達的國家。

八月,盡管國際局勢越來越緊張,電影節的所有準備工作卻依然順利就緒。戛納畫家讓-加布里埃爾·多麥格(Jean-Gabriel Domergue)以“旅行邀請函”的模式繪制出首幅官方海報。組委會共發出兩千多封邀請函,米高梅(MGM)電影公司還租賃了一艘跨洋郵輪,在戛納灣停靠,泰隆·鮑華(Tyrone Power)、蓋里·庫伯(Gary Cooper)、道格拉斯·費爾班克斯(Douglas Fairbanks)、喬治·拉夫特(George Raft)、保羅·穆尼(Paul Muni)、瑙瑪·希拉(Norma Shearer)和梅·韋斯特(Mae West)等眾多好萊塢明星均遠道而來……首屆戛納電影節的前夕充滿奢華、歡快、熱情的氛圍。

但1939年的電影節卻未能如期舉辦。8月23日,全球驚愕地得知蘇聯與納粹德國新近簽訂了互不侵犯條約。大部分旅客紛紛離開戛納。盡管情勢嚴峻,電影節組委會依然以私人名義舉辦了本屆活動的唯一一場電影放映,這也是入選主競賽單元的首部美國影片,即威廉·迪亞特爾(William Dieterle)執導的《鐘樓怪人》(The Hunchback of Notre-Dame

電影節原定開幕的 9月1日,德軍入侵波蘭,開幕典禮因此推遲10天,但事態卻以令人猝不及防的速度惡化。9月3日,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全國發出參軍動員:電影節無法在這種情況下舉辦。本屆電影節的參選影片包含維克多·弗萊明(Victor Fleming)的《綠野仙蹤》(The Wizard of Oz)、霍華德·霍克斯(Howard Hawks)的《天使之翼》(Only Angels Have Wings)、塞西爾·D·德米勒(Cecil B. DeMille)的《和平聯盟》(Union Pacific)、米哈伊爾·羅姆(Mikhaïl Romm)在蘇聯執導的《列寧在一九一八》(Lenin v 1918 godu)、祖爾丹·科達(Zoltan Korda)代表英國參選的《四片羽毛》(The Four Feathers),以及多位法國導演,如雅克·費戴爾(Jacques Feyder)的《La Loi du Nord》、克里斯汀-雅克(Christian-Jacques)的《L'Enfer des anges》和朱力恩·杜威維爾(Julien Duvivier)的《La Charrette fantôme》等知名影片。

63年后,為了紀念這屆被人忘卻的電影節,組委會于2002年頒發了當年的金棕櫚獎。經過以讓·朵爾梅松(Jean D'Ormesson)為首的組委會的一致認可,塞西爾·D·德米勒執導的《和平聯盟》榮獲1939年戛納電影節的最高殊榮。

1939年戛納電影節官方海報 ? Jean-Gabriel Domergue / ADAGP

1946年,首屆戛納電影節在戰后舉辦

1940年初,盡管戰爭爆發,以菲利普·埃爾朗杰為首的戛納電影節負責人始終致力于維護這一項目。從外交角度來看,法國需要獲得意大利的同意與支持,但后者尚未正式宣布它在沖突中的陣營。出乎所有人意料,墨索里尼承認了法國電影節的地位,但前提是不能與威尼斯電影節同時舉辦。

然而,6月10日,意大利元首向法國與英國宣戰,使得這項活動的舉辦無限推遲。因受戰爭影響,電影節的組織遭遇各類問題:資金不足、供應短缺、電影設備匱乏、交通狀況使得法國與國外游客出行不便,此外還有戛納賭場被軍隊征收等問題。

直到1946年戰爭結束,滿目瘡痍的法國才得以將國際電影節的項目重新提上臺面。這個由菲利普·埃爾朗杰于九年前發起的項目,終于在當年的9月20日化為現實,首屆電影節正式開幕。

“這是當時的世界在戰爭結束后舉辦的第一場盛會,燦爛的陽光一直持續到十月中旬,一切都令人興奮無比”。——菲利普·埃爾朗杰

開幕典禮在戛納大酒店的花園內舉辦,美國女歌唱家格蕾絲·摩爾(Grace Moore)獻上了精彩表演,隨處都縈繞著歡快的氛圍。焰火、火炬游行、彩車表演、放飛白鴿、十字大道鮮花大戰、空中飛行表演、時裝展示、首屆電影節小姐評選……第一屆戛納電影節創辦了眾多娛樂環節,為整個城市籠罩上一層高雅而喜慶的歡樂氣氛。

競賽單元的影片評選依然遵循1939年提出的原則,共有19個國家參選,喬治·惠思曼(Georges Huisman)擔任國際評審團主席。由于缺少準備時間,在戛納賭場舉辦的幾場放映會出現了幾次技術問題。盡管如此,參加電影節的所有國家都載譽而歸。在各大媒體及國外代表看來,首屆戛納電影節大獲成功。

戛納電影節就此誕生,它的輝煌歷史從彼時開始,并見證了當時眾多電影名家的不凡才華,其中便有羅伯托·羅塞里尼(Roberto Rossellini)、華特·迪士尼(Walt Disney)、比利·懷爾德(Billy Wilder)、喬治·庫克(George Cukor)、大衛·利恩(David Lean)、讓·雷諾(Jean Renoir)……

第一屆戛納電影節舉辦時的焰火 ? STAFF / AFP

50年代,星光、審核與冷戰

“電影節的宗旨是鼓勵所有類型的電影藝術的發展,使所有電影出品國家能夠締結并保持合作精神。”——(電影節章程節選,1948年)

第一屆戛納電影節首先是一個歡快的節日,幾乎所有國家都獲得了屬于自己的獎項,載譽而歸。隨后越來越多的明星參與這場活動,媒體也不遺余力地報道,很快便使其享譽全球。50年代,柯克·道格拉斯(Kirk Douglas)、索菲婭·羅蘭(Sophia Loren)、格蕾絲·凱麗(Grace Kelly)、碧姬·芭杜(Brigitte Bardot)、加里·格蘭特(Cary Grant)、羅密·施耐德(Romy Schneider)、阿蘭·德龍(Alain Delon)、西蒙·西涅萊(Simone Signoret)、吉娜·勞洛勃麗吉塔(Gina Lollobrigida)和巴勃羅·畢加索(Pablo Picasso)等名人紛紛現身于1949年新建成的“十字大道影節宮*”,使戛納電影節更受大眾喜愛。

盡管如此,除了迎接璀璨星光并應對早期丑聞*,在整整十年間,電影節還不得不面對冷戰壓力。東方與西方陣營以電影為手段,在戛納展開交鋒。為了避免在電影評選時遇到外交問題,組織者允許在特定情況下撤出一部影片,并將該規則加入了電影節章程。50年代,組委會共11次使用這條規則,1956年更是對參展影片展開了6次審核。本屆電影節結束后,組織者決定刪除這一條款,由此為電影節開啟了一個全新的時代:相較于外交糾紛,電影節更注重影片品質

除了讓藝術合作變得更加艱難的政治氣候,電影節還需在50年代面對如雨后春筍般涌現的其他法國與歐洲藝術活動,并不斷保持創新,以維持其領先地位。正是在這種競爭激烈的背景下,組委會因資金不足,取消舉辦1948年和1950年的兩屆電影節,并自1952年起,將舉辦日期改到了每年春天的5月份。

1947年至1954年,評審團全部由法國人組成,全體成員對入選主競賽單元的國際影片進行評選,以最終選出唯一一個大獎獲得者,然后再根據影片質量來選擇一個二等獎,如娛樂獎、浪漫紀錄片獎、最佳影像電影獎、詩意幽默獎、傳奇電影獎或探險電影獎……隨著彩色電影和寬銀幕格式的到來,評審團開始特別注重技術創新,但各類花哨的獎項卻開始激起眾多批評。為了改善這一狀況,戛納電影節負責人自1954年起開始回歸更為傳統的獎項評選模式。1955年,電影節評審團的成員由在電影領域工作*的不同國籍的專業人士組成,電影節史上的首個金棕櫚獎杯被頒發給德爾伯特·曼(Delbert Mann)執導的《君子好逑》(Marty)。

影節宮(十字大道影節宮) ? Archives / AFP

60年代,馬爾羅的年代

大膽的影片評選

1959年,第五共和國成立,安德烈·馬爾羅(André Malraux)出任文化部部長,并負責電影節的組織以及法國影片的評選確認。他對電影產業的變革非常敏感,并向新一代導演開啟了參與電影節評選的大門,弗朗索瓦·特呂弗(François Truffaut)就曾因執導《四百擊》(Les Quatre cents coups)于1959年榮獲嘉獎。除此以外,他還評選了多部風格大膽且涉及時事的影片,如阿倫·雷乃(Alain Resnais)執導的《廣島之戀》(1959年)和《戰爭終了》,克里斯·馬克(Chris Marker)的《美好的五月》,以及雅克·里維特(Jacques Rivette)的《女教徒》(1966年)。這部影片曾在當時激起了極大的爭議,除此以外,費德里科·費里尼的《甜蜜的生活》、米開朗琪羅·安東尼奧尼(Michelangelo Antonioni)于1960年拍攝的《奇遇》以及路易斯·布努埃爾(Luis Buñuel)于1961年執導的《維莉蒂安娜》也都曾被視為丑聞。

與此同時,羅伯特·法弗爾·勒·布萊(Robert Favre Le Bret)(電影節總監)開始出訪全球多個國家,以豐富參選影片。這條戰略帶來了豐碩成果,直至今日依舊被沿用。電影節得以邀請貝蒂·戴維斯(Bette Davis)、瓊·克勞馥(Joan Crawford)、約翰·韋恩(John Wayne)、柯克·道格拉斯或肖恩·康納利(Sean Connery)前來十字大道。并令阿爾弗萊德·希區柯克(d'Alfred Hitchcock)的《群鳥》(1963年)、林賽·安德森(Lindsay Anderson)的《如此運動生涯》、盧奇諾·維斯康蒂(Luchino Visconti)的《》以及費德里科·費里尼的《八部半》等知名影片獲得全球盛譽。

介于藝術與產業

電影與明星使得電影節成為全球關注的焦點,但在安德烈·馬爾羅看來,電影也是一項產業。1959年,他正式成立“電影市場”,將這個自1946年起便存在于昂蒂布街電影院的秘密交易官方化。他邀請電影界專業人士前來影節宮,鼓勵他們締結合作關系,戛納電影節也完滿地扮演了促進電影產業發展的關鍵角色。

五月風暴:熒幕下的運動風潮

60年代末,法國的社會沖突越發激烈,并于1968年5月10日至11日晚徹底激化。盡管如此,第21屆戛納電影節仍于5月11日正常開幕,并放映了維克多·弗萊明(Victor Fleming)的《亂世佳人》(Gone with the Wind, 1939年)的修復版電影拷貝。電影節很快成為政治會面與抗議的場所。評審團成員紛紛辭職,導演們也接連撤去電影。1969年5月19日中午,路易·馬勒(Louis Malle)、弗朗索瓦·特呂弗、讓-呂克·戈達爾(Jean-Luc Godard)、克勞德·貝里(Claude Berri)、米洛斯·福爾曼(Milos Forman)、羅曼·波蘭斯基(Roman Polanski)、克勞德·勒魯什(Claude Lelouch)在電影屏幕上掛上一張紅色簾幕,以阻止放映卡洛斯·紹拉(Carlos Saura)執導的影片《薄荷刨冰》(Peppermint frappé),電影節被迫中斷。

注釋:除了官方評選單元,電影節還在60年代創立了兩個獨立評選單元,它們分別是1962年的國際影評人周和1969年的導演雙周單元

受政治活動影響,電影節推遲了《Peppermint Frappé》和《Trilogy》的放映 ? FDC

70年代,向嶄新形象過渡

1968年的政治爭議結束后,電影節組織者意識到了現代化的重要性,電影的創作自由首當其沖。1969年的入選影片大部分均表達了革命主題,展現了不滿于現狀的抗議精神。基于這一理念,林賽·安德森(Lindsay Anderson)的《如果》(If)、丹尼斯·霍珀(Dennis Hopper)的《逍遙騎士》(Easy Rider)和科斯塔·加拉夫斯(Costa-Gavras)的《Z》成為當年的獲獎影片。

1972年,電影節成為官方評選影片的唯一決策方,自此奠定了其獨立地位。在此之前,入選官方評選單元的影片必須由其出品國指定。同年,羅伯特·法弗爾·勒·布萊成為戛納電影節主席,莫里斯·貝希(Maurice Bessy)則繼任創意總監一職。上任后,他決定接納其他類型的電影,使官方評選單元變得更加多樣化。在他的推廣下,“法國電影前景”和“豐饒之眼”單元于1973年誕生,旨在推廣其他藝術類型的電影。1976年,兩大平行單元問世,它們分別是展示時事電影的“時代氣息”和剪輯電影的“復合過去式”。

在創作方面,法國電影迎來了誕生75周年紀念,電影人紛紛向查理·卓別林和格勞喬·馬克斯(Groucho Marx)致敬,兩人分別于1971年和72年獲得法國榮譽軍團勛章。伍德斯托克音樂節的出品人們為傳統的電影界帶來了一股嬉皮之風,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Francis Ford Coppola)憑借1974年的《竊聽大陰謀》(The Conversation)贏得評審團大獎,并在1979年憑借《越戰啟示錄》(Apocalypse Now)榮獲金棕櫚獎。除此以外,保羅·紐曼(Paul Newman)、羅伯特·雷德福(Robert Redford)、達斯汀·霍夫曼(Dustin Hoffman)以及杰拉德·德帕迪約(Gérard Depardieu)和羅伯特·德·尼羅(Robert de Niro)等演員均開始嶄露頭角。

1978年,吉爾·雅各布(Gilles Jacob)出任總監。他采取了一系列為電影節帶來持久影響的重要舉措,如評審團明星化、減少電影節舉辦時長以及觀摩片數量,組合多個平行單元。除此以外,當年還創辦了一種注目單元和獎勵各種題材最佳處女作影片的“金攝影機獎”,驚喜電影和午夜場單元也于同年問世。

Easy Rider, Dennis Hopper ? RR

80年代,摩登時代

為了使全球的電影工作者能夠在戛納找到一個自由創作的舞臺,1984年,在吉爾·雅各布和出任電影節主席的皮埃爾·維奧(Pierre Viot)這一雙人組合的帶領下,電影節展現出了發掘新人才,捍衛創作自由的堅決意愿。

在這一精神的指導下,菲律賓、中國、古巴、澳大利亞、印度、新西蘭和阿根廷等國家首次參加電影節評選。在此之后,電影節每年都會為新興電影工作者提供與國際知名導演合作的機會。阿蘭·柯諾(Alain Corneau)、安德烈·泰希內(André Téchiné)、斯蒂芬·費爾里斯(Stephen Frears)、萊奧·卡拉克斯(Leos Carax)、拉斯·馮·提爾(Lars Von Trier)、斯派克·李(Spike Lee)、吉姆·賈木許(Jim Jarmusch)和艾米爾·庫斯杜力卡(Emir Kusturica)都在這一年代脫穎而出。

與他們合作的導演在當時已獲得知名盛譽,如賽爾喬·萊翁內(Sergio Leone)、泰奧·安哲羅普洛斯(Theo Angelopoulos)、貝特朗·塔維涅(Bertrand Tavernier)、彼得·格林納威(Peter Greenaway)、伊托·斯科拉(Ettore Scola)、塔維亞尼兄弟、尼基塔·米哈爾科夫(Nikita Mikhalkov)、伍迪·艾倫(Woody Allen)、讓-呂克·戈達爾、貝納爾多·貝托魯奇(Bernardo Bertolucci)、米洛斯·福爾曼、弗朗西斯科·羅西(Francesco Rosi)、約翰·休斯頓(John Huston)、安杰依·瓦伊達(Andrzej Wajda)、詹姆斯·伊沃里(James Ivory)、安德烈·塔爾可夫斯基(Andreï Tarkovski)、肯·洛奇(Ken Loach)、安德烈·祖拉斯基(Andrzej Zulawski)以及黑澤明。后者的《影子武士》以及維姆·文德斯(Wim Wenders)執導的《德州巴黎》成為這十年來最受好評的金棕櫚影片。

1987年,戛納電影節迎來40周年紀念,主席伊夫·蒙當(Yves Montand)借此良機向電影大師費德里科·費里尼致敬。當年的閉幕典禮已成為銘刻于記憶的經典時刻。莫里斯·皮亞拉因備受爭議的《在撒旦的陽光下》而榮獲金棕櫚獎。在登臺接受獎杯時,他向發出噓聲的觀眾席高舉拳頭,并喊出了大名鼎鼎的抗議之語:“你們不喜歡我!其實我也不喜歡你們!”

兩年后的1989年,首屆“電影與自由”會談在戛納舉辦。一百多名電影導演共同參加了這場會談,以慶祝柏林墻的拆毀和人權宣言的周年紀念。各位導演紛紛對創作自由提出了深刻見解。這其中,西奧·安哲羅普洛斯、貝納爾多·貝托魯奇、伊夫·布瓦塞(Yves Boisset)、尤瑟夫·夏因(Youssef Chahine)、杰瑞·沙茨伯格(Jerry Schatzberg)、維姆·文德斯、埃米爾·庫斯圖里卡、依托·斯科拉等導演簽訂了共同聲明,向當時全球范圍內依然存在的審查制度發出抗議。

新時代,新舞臺

舉辦場所的改變也預示著電影節新時代的到來。自1970年代末起,隨著電影節知名度的不斷提高,組委會成員很快意識到更換舉辦場所的必要性。1982年,史蒂芬·斯皮爾伯格(Steven Spielberg)執導的《E.T.外星人》(E.T., the Extra-Terrestrial)不僅榮獲金棕櫚獎,還成為在十字大道影節宮放映的最后一部電影。這座建筑于1988年被拆除。

新影節宮由德呂埃和貝內特共同設計,于1983年竣工,名為電影節與會議大廳,內行人則將其稱為“Bunker”(地堡)。為了測試新場館,馬丁·斯科塞斯(Martin Scorsese)在這里舉辦了影片《喜劇之王》(The King of Comedy)的首映典禮。

全新修建的Grand Théâtre Lumière廳(2400個席位)和Claude Debussy廳(1000個席位)在電影節和電影市場的發展過程中扮演了重要角色。截止至八零年代末期,兩間大廳在電影節期間每天都會迎來2000個參展商和600場放映會,一舉成為全世界規模最大的電影市場。自這一時代起,由二十四個臺階組成的紅毯階梯成為戛納不可或缺的經典環節,每次都會迎來全球媒體的爭相報道。

Maurice Pialat, Palme d'or - Sous le Soleil de Satan - Carole Bouquet ? Christophe Simon / AFP

90年代,熒屏上的世界

到了90年代,電影節的媒體影響力持續擴大,其國際盛譽使得越來越多的新電影得到推廣。

受到來自前蘇聯的帕維爾·羅金(Pavel Lounguine)及維達力·卡內夫斯基(Vitali Kanevski)等導演的影響,越來越多來自非洲、亞洲、拉丁美洲或東歐國家的導演也開始參與到電影節中,并受到了嘉獎。在這十年間,亞洲導演的成功最引人矚目,這其中,陳凱歌的《霸王別姬》、張藝謀的《活著》和《搖啊搖,搖到外婆橋》均榮獲金棕櫚獎,侯孝賢的《戲夢人生》榮獲評審團大獎,《春光乍泄》令王家衛得到全球賞識,柬埔寨導演潘禮德的《稻田里的人們》(Neak sre)也榮獲一種注目單元的特別提名獎。

為了報復關稅與貿易總協議(法國和歐洲能夠以文化例外的名義來強制確定影像份額)的簽訂,多家美國影視巨頭開始抵制戛納電影節,這為美國獨立電影進駐十字大道提供了機遇:1991年,喬爾和伊桑·科恩兄弟憑借《巴頓·芬克》(Barton Fink)榮獲金棕櫚獎,三年后,則輪到昆汀·塔蘭蒂諾(Quentin Tarantino)的《低俗小說》(Pulp Fiction)問鼎戛納電影節。

戛納電影節超越國界,繼續以電影為平臺來表現時代,攝影機成為歷史與時事的見證者,通過一部部極富意識形態的佳作來豐富電影節的文化辯論,如肯·洛奇的《土地與自由》(Land and Freedom)、馬修·卡索維茨(Mathieu Kassovitz)的《怒火青春》(La Haine)、埃米爾·庫斯圖里卡的《地下》(Underground)、泰奧·安哲羅普洛斯的《尤利西斯生命之旅》(To vlemma tou Odyssea)、斯派克·李的《叢林熱》(Jungle Fever)以及麥克爾·溫特伯頓(Michael Winterbottom)的《烽火驚爆線》(Welcome to Sarajevo)。

1991年,弗朗西斯科·羅西創辦了電影課堂(La Leçon de Cinéma)。在此之后,其他知名導演繼續通過這個平臺來展示自己的藝術生涯以及對電影的見解。秉承這一理念,尼古拉·皮奧瓦尼(Nicola Piovani)于2003年舉辦了首場音樂課堂(Leçon de Musique),馬克思·馮·西多(Max Von Sydow)則于2004年推出了首場演員課堂(Leçon d’Acteur)。

Barton Fink, Palme d'or Unanimité - Ethan, Joel Coen ? DR

1997年,電影節50周年慶典……

 

這一年,戛納電影節迎來50周年紀念,所有曾經榮獲金棕櫚獎的導演齊聚一堂,向英格瑪·伯爾曼(Ingmar Bergman)頒發“金棕櫚榮譽獎”(Palme des Palmes )。由于這位電影大師未能出席,她的妻子麗芙和女兒林恩·烏爾曼(Linn Ulmann)代替他接受了獎杯。閉幕典禮上,尤塞夫·夏因憑借影片《命運》(Al Massir)以及其他出色作品,榮獲了由評審團主席伊莎貝拉·阿佳妮(Isabelle Adjani)頒發的50周年紀念獎。阿巴斯·基亞羅斯塔米(Abbas Kiarostami)的《櫻桃的滋味》(Ta'm e guilass)和今村昌平的《鰻魚》并列獲得金棕櫚獎。

 

到了九零年代末期的1998年,吉爾·雅各布(Gilles Jacob)創立了名為“電影基金會”的面向全球電影學院開放的最佳短片與中片評選單元。2000年,這個單元又衍生出電影公寓(La Résidence),旨在指導年輕導演如何創作出優秀的劇本。2005年,工作坊(Atelier)問世,每年都會幫助二十多位新秀導演找到拍攝資金。

金棕櫚榮譽獎 - Linn Ullmann和Liv Ullmann ? AFP/Cartier et Patrick Hertzog / AFP

2000年,千禧新時代

2000年的戛納電影節以三個環節來慶祝新千年的到來!首先,電影節迎來了煥然一新的組織團隊。皮埃爾·維奧自1985年起代替羅伯特·法弗爾·勒·布萊擔任電影節主席,如今則由吉爾·雅各布出任該職在2001年至2005年間,薇若妮卡·凱拉和蒂耶里·福茂出別出任執行總監和創意總監。在全新管理機構的帶領下,電影節以關注全球電影產業及業內人士的需求為己任,并深刻意識到不斷創新,跟隨科技的進步應對未來挑戰的重要性。

電影市場在新千年初期繼續擴大,面向全球電影產業的國際村也于2000年創建,參與國家已從當初的12個發展為如今的60多個。

在蒂耶里·福茂的倡議下,之前曾在主題回顧單元放映的經典影片自2004年均被匯集在“戛納經典單元”,如修復版拷貝、電影致敬及電影紀錄片。

2007年,為了慶祝戛納電影節問世60周年紀念,33位全球知名導演在Grand Théâtre Lumière廳的舞臺上齊聚一堂,他們均受邀拍攝一部以電影院為主題且時長三分鐘的短片,所有短片共同匯集成一部名為每個人都有他自己的電影(Chacun son cinéma)的紀念影片。本屆電影節還舉辦了一場由300多名專業人士參與的研討會,并以全新數字技術為主題,審視了電影在未來可能遇到的挑戰。此外,當年還迎來了全新的電影放映大廳,其名稱“salle du Soixantième ”(七十周年紀念大廳)便由此而來。

2007年7月,戛納電影節董事會選舉蒂耶里·福茂出任總代表。他于2010年創辦了“戛納短片”這一全新單元,以選拔入選競賽單元的優秀短片。此外,短片角落的創立使公眾得以在戛納對全球短片創作進行全面了解。

蒂耶里·福茂非常關注入選影片在全球范圍內的推廣與宣傳,因此啟動了多個“官方評選”影片的巡回放映項目。正因如此,2009年,他通過電影市場創辦了La Semana de Cine del Festival de Cannes活動,可在每年舉辦Ventana Sur電影市場的同時,在布宜諾斯艾利斯放映入選官方評選單元的影片。此外,他還在2010年與羅馬尼亞導演克里斯蒂安·蒙基(Cristian Mungiu)合作,共同推出了布加勒斯特戛納電影節(La Semana de Cine del Festival de Cannes)活動。

2014年1月,皮埃爾·萊斯庫爾(Pierre Lescure)被董事會選為電影節主席,繼任吉爾·雅克布的職位。后者則于2014年7月1日被選為名譽主席和電影基金會主席

2017年5月,戛納電影節將在全新雙人組合的領導下迎來70周年紀念。為了迎接新一個十年的到來,一百位藝術家,其中包括金棕櫚獎和其它獎項獲得者、評審團主席及評審,一同在一次特別拍照會上亮相,并在Grand Théâtre Lumière大廳舉行的周年晚會上共享影壇盛會。

Photocall: the 33 directors of "To Each his Own Cinema" ? FDC

最佳26.05.2017 . 12:08

70周年慶典日集萃

插圖
喬治·布拉德的信件,可在戛納電影節電影資料館行政檔案部查閱:FIFA 1 B1
路易·盧米埃爾的電報:FIFA 911 B147
五月風暴資料:FIFA 1123 B170

 

Partager la page
上映日期

電影節歷史

戛納電影節是當今全球最負盛名的電影盛會,也是最受媒體矚目的文化活動之一。自1946年首次舉辦以來,戛納電影節在漫長的歲月中,選出一部又一部出色影片,褒獎一位又一位杰出人才,終于變成如今全球電影界專業人...
用逗號分隔地址 * 必填項
.

.

.

12 : 06 : 34 : 57
5月14日至25日,追蹤第72屆

戛納電影節盛況,敬請登陸電影節官方網站

繼續訪問本網站,
即代表您接受在遵守隱私保護政策的基礎上,安裝和使用將用于廣告宣傳的cookies。

时时彩免费软件